格格党

繁体版 简体版
格格党 > 豪门女配觉醒后 > 第17章 第017章

第17章 第01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斜落下的阳光从玻璃幕墙里打进来, 在地面上映出一片白光。

稍显凌乱的客厅里,沙发上躺着身盖软毯的陈禹,茶几上烟灰散落, 烟灰缸里烟蒂横陈。

再不远处, 拐角碎裂的手机,屏幕一秒一亮。

伴随着屏幕亮起来, 还有嗡一声的振动。

陈禹昨晚几乎生熬到凌晨才睡着, 烟酒过后整个人异常颓废。

于是这一天依然没有去上课, 一觉睡到下午睁开眼, 发现太阳已经西斜快落山了。

他掀开软毛毯从沙发上坐起来,低头按住眉心缓了片刻。

虽然昨晚喝了不少酒,醉意也达到了七八分,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每一件都记得清清楚楚, 包括岑岁在电话里和他说的每一句话。

忍不住想起来, 大脑便像灌了铅一般,又重又疼。

强迫自己不再去回忆, 他放下手睁开眼睛, 微皱着眉往四周看了看。

看到手机躺在不远处的地上,一直不间断地振动,他起身去捡手机过来。

手机被他摔坏了,从拐角裂开了两道缝口, 横过整个屏幕。

虽然看起来很影响心情, 倒是还能正常使用。

陈禹点开微信翻了翻, 全是汪杰那几个在扯淡,不时还@他一下。

他随便看了两眼,觉得心烦气躁, 便在群里发了句:【都别再烦我,我想一个人安静几天】

说完就熄灭手机又扔开了,仰身靠到沙发上,抬手捏住眉心。

***

岑岁用了小半天的时间,跟在荣默旁边,把店里所有的古董都熟悉了一遍。

每熟悉一件古董,她似乎就经历了一遍历史长河的洗礼。

全部熟悉完之后,又跟着荣默到里间坐下来喝茶。

荣默讲得口干舌燥,润好喉才放下杯子说话,“走个过程,不用有压力,没那么容易就碰上真想买古董的。我不在的时候,你看着店就行。东西卖不出去无所谓,但不要随便收东西。”

岑岁端起杯子在唇边抿一抿,放下后看着荣默,非常直接道:“你还是瞧不起我,觉得我卖不出东西,对我的眼力也不是很信任,怕我收错东西,让你亏损,是不是?”

荣默看着她默一会,看她坦诚,自己也便坦诚道:“确实有这方面的顾虑,但收东西也会惹别的麻烦,还是别乱收的好,也不是每个玩收藏的都讲圈子里那些规矩的。”

岑岁低眉轻轻撇一下嘴,然后再看向他,“不收就不收,我也不想给自己多找事做。至于能不能卖出东西,那你就等着看吧。”

荣默看她一副自信无畏的样子,好像誓要堵住他的嘴。

他笑笑,没多打击她,点头道:“好,我等着看。”

***

荣默傍晚关店,岑岁直接回了家。

她这一周都没有回家住,不是在学校宿舍,就是和姐妹在外面。

到家的时候,岑父岑母都还没有回来。

忙了整整一下午,岑岁嫌肚子饿,进门后放下包包,直接溜到厨房找吃的去了。

唐阿姨正好在厨房做晚饭,油烟机嗡嗡地吸气。

看到岑岁手摸肚子进来,她出声打一声招呼笑着说:“饿了吧?随便吃点东西先垫垫,先生和太太很快就回来了。”

岑岁唔唔点着头,在厨房找了一圈。

找到灶台一角放着的小砂锅,她掀开盖子一看,只见里面煲了一锅粥。

鲜香浓郁的味道扑了满面,岑岁肚子跟着便叫了一声。

她吞口口水,转身拿来小勺子,放进粥里搅一下。

粥里材料十分丰盛,有鲍鱼海参、开背鲜虾,还有干贝香菇。

难怪闻着就这么鲜这么香。

岑岁饿得肚子叫,在自己家也不用客气,直接便拿了小碗过来,舀出一碗开始吃。

吃完一碗觉得刚被勾起馋虫,便又接着盛了一碗,几口就吃光了。

童晶晶进厨房看到岑岁的时候,岑岁正夹着一个干贝往嘴里送。

就那么一瞬,童晶晶脸色猛地大变,跑到岑岁旁边就抢下了她手里的碗和小勺。

岑岁懵愣了一下。

童晶晶低头看看砂锅,只见锅里的粥少了一半。

她顿时就要哭了,抿了抿嘴唇,看向岑岁想发作,却又半天没说出话来。

到底是寄人篱下,她根本不敢闹情绪发脾气。

岑岁没反应过来她这是什么意思,眨巴着眼睛问了句:“你煮的?不能吃?”

唐阿姨这会转过了身来,“能吃的,我做了好些菜呢,吃不完。”

童晶晶咬咬嘴唇,想说她这锅粥,是特意做了给她舅舅舅妈吃的,根本不是给她岑岁的。

但她犹豫一会,还是没说出来,怕得罪人。

毕竟食材全是唐阿姨买的,她只是上锅煮了一下而已。

毕竟岑岁是这个家里的大小姐,岑父岑母都惯着她,不过一锅粥而已。

童晶晶想哭。

她本来想孝敬她舅舅舅妈多挣点表现分,又被岑岁破坏了!

呜呜呜,她煮了那么久的粥啊!

她自己都没舍得吃一口呢!

这个女配,肯定有毒!

岑岁看她委屈着表情不说话,也不知道她在委屈什么。

她的心思都在粥上,还出声夸了童晶晶一句:“表姐厨艺不错,这粥挺好吃的。”

说完伸手拿回童晶晶手里的碗和小勺,当着她的面,又盛了一碗,并送到嘴边吃起来……

童晶晶看着她的粥,内心流下宽面条般的眼泪。

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无限咆哮——大小姐你就留在外面吃喝玩乐,花钱追男人不好么?你回来干啥啊??你一回来,就给我添堵是几个意思啊???

她整整计划了一周,打算用一锅海鲜粥来讨好岑父岑母的胃。

没想到临门一脚,被岑岁给吃肚子里去了。

真是气得她想拿头撞墙!

然后她这一晚上都闷闷不乐的,晚上睡觉做梦,梦到自己在海鲜粥里游泳。

游着游着发现,超大号的海参鲍鱼鲜虾干贝都瞪大了眼睛在追她,嘶吼着要向她索命。

她害怕极了,于是拼命游拼命游,可是却怎么也游不到碗边。

她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一直哭着喊妈妈。

而就在要被大虾追上的时候,她突然临空而起,离开了粥面。

她以为自己得救了,结果刚松一口气,转头便发现自己被一柄白瓷勺捞了起来。

仰头再一看,岑岁慢慢张开了嘴,正要把她送进嘴里。

在要落进岑岁嘴里的那一刻,她猛地尖叫了一声。

然后眼睛一睁,被吓醒了。

童晶晶坐在床上喘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从梦中抽离一会,摸起手机看看,才半夜两点钟,便又倒下了。

倒下后开始给自己做心理疏导与建设,让自己沉住气,不要和注定悲剧收场的人计较。

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她现在受的这点小憋屈算什么,吸口气稳住!

***

岑岁周末也没有约人出去玩,周六早上起来,洗漱完吃点早饭就去了承古路。

到珍宝斋的时候,荣默还没有来,街上也少有几家铺子开门。

大约早上基本没有生意,所以他们也都不急着开门。

岑岁没有过问荣默什么时候过来,自己开了门进店铺里去,放下包后,有样学样地在店铺里点了一炉香。

香炉上飘起袅袅青烟。

她又拿了抹布,把店里的架子柜台以及大小古董,都认认真真擦了一遍。

擦完了便坐下开始专注看书,一副远离纷扰超然世外的样子。

荣默快到中午才到店里。

进店后,他往岑岁的手边放了个箱子。

岑岁伸头去看,发现他居然带了一箱子的零食过来,有蜜饯果脯,也有一些肉干和干果。

荣默说:“看店很无聊,吃点零食可以解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