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繁体版 简体版
格格党 > 悔婚郎君 > 第四章

第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慕容原野立在船首的甲板上,注视着前方落日。www.maxreader.net

秦淮河的景致在不同的时节、时间、气候下,皆有不同的迷人风貌。

倪羽裳来到岸边,注视着他伟岸的背景半响,压抑下心中起伏翻腾的情绪后,才举步上船。

她本来不想来的,他都退好怕亲了……不,他甚更还没亲自来退亲,二娘说他只随便派个人来,他那不屑的态度,让她完全没了尊严,教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他。

可二娘要她来搞清楚事情的始末,问问慕容府究竟为什么退婚,她们也比较好因应。

慕容原野听到轻盈细碎的脚步声后立即转身,接着朝倪羽裳露出一抹俊笑,并朝她招手,要她到他身边。

倪羽裳顺从地走到他旁边,与他一同注视着前方的落日。

她朱唇轻启道:“公子怎么又会到秦淮来?来办事?”

慕容原野偏起头深深地看着她,“是来办事。”

倪羽裳也微偏起头回应他的注视,继续问道:“办事?来办干什么事?”

“巡视这里的产业。我一年当中有三个月得出门巡视产业,每年固定会经过秦淮一回。”

“除了巡视产业,没、没别的事吗?”她继续旁敲侧击。

“有。”他仍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倪羽裳认为话题已经进入重点了,连忙又怯怯地问道:“我可以知道……你除了巡视产业,还办了什么事吗?”

慕容原野没有马上回答她,瞅着她的目光带着温柔,唇角的弧度愈拉愈开,漾着一抹意味深远的魅笑。

倪羽裳不明白他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更不懂他那迷人的魅笑代表着什么,只能心虚的垂下视线。

“我只是好奇,没别的意思,真的。”她呐呐的说道,头垂得更低了。

慕容原野用指尖轻勾起她的下颚,轻声说道:“霓裳,我这趟聊了巡视产业之外,另外一件事就是来找你。”

“找、找我?”天啊!他分明知道她就是他的未婚妻,也知道她在卖唱,二娘还说不可能?

“我来找你是要问你,去年我离开这里的那个黄昏,你为什么突然不见?我想知道原因。”

那天黄昏吴汉探亲回来,他交代他准备马车,好在起程前先绕到霓裳家一趟,没想到交代完一转身,她却不见了。

她这一消失,他本想上怡香院找人去,可这么做为耽误他起程的时间,亦无法在预定的时辰内抵达下一个城镇,所以只好忍痛作罢。

会做这个决定也是基于两人只是萍水相逢——纵然两人在一起时相当惬意,话到投机处还有相识恨晚之憾。

可就在离开后,他只要脑袋一有空闲,便会莫名其妙的想起她,甚至还兴起了要她的念头。

想她、要她的欲望随着时间的流逝愈趋强烈,这一年来,唯一能慰藉他的是那条蒙住他眼睛,她没要回的手绢。

那手绢上有她的味道、她绣的字,可上头绣的是倪羽裳,而不是霓裳。

他是来找她问那天黄昏她突然逃走的事?那表示他根本不知道她就是她未婚妻啰!

倪羽裳稍稍松了一口气。

“霓裳,或许你当我只是个来听曲的客人,所以当初会拒绝我的帮助,但我要告诉你,去年要帮助你是我有那个兴趣和能力,可我今天来……不只是兴趣,还有另一个目的。”慕容原野坦白地说道。

“目的?什么目的?”他的话引起了倪羽裳的恐慌和猜疑,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就是他的未婚妻。

“我要纳你为妾。”他好无赘言,直接切入正题。

“啥?纳妾?”倪羽裳惊呼一声,已搞不清楚目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管你容貌如何,我绝不会嫌弃你。”慕容原野释出最大的善意,并伸出手要摘下她的面纱。

倪羽裳反射性的后退一步,避开他伸来的手,心里同时想着他为什么要纳她为妾。

他想要纳她为妾,应该是不知道她就是他的未婚妻吧?可她无法理解,他如何能在退婚之后,又开口要纳她为妾?

她忍不住开口:“公子为何要纳我为妾?”

慕容原野垂下手,落寞地道:“那日与你分别之后,我很想念你,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想你。”他伸手拉她入怀,隔着面纱轻抚她的脸颊,把问道:“你呢?你想我吗?”

他竟这么大剌剌的问她这种问题?

倪羽裳一听,不可置信又娇羞不已的眨了眨明亮的水眸。

慕容原野或许无法窥见她面纱下的羞涩,可从她那漾满娇羞的双眸,他已然瞧见满意的答案.

倪羽裳避开他直视的目光,羞怯地问道:“公子为什么会想我?你甚至没看过我的真实长相。”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你,但我老是想着你的声音、你的身影,我从未如此想念一个人,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

他不算肉麻,甚至带着正经的表白,迷醉了倪羽裳的心,让她觉得飘飘然,魂不附体。

慕容原野的手从她的脸垂到她的腰际,“你也喜欢我对不对?否则你不会破例陪我游秦淮河。”

倪羽裳无语地瞅着他,陶醉在他的款款柔情中。

“霓裳,当我的妾吧,我会好好待你的。”慕容原野的手从好腰际回到她的脸上,只要等她一点头,他就会立刻扯下她的面纱。

妾?他的话拉回了倪羽裳的神智。

“我记得公子说过,未成亲不会纳妾,也记得公子说过已有婚配之人,这么说……公子成亲了是不是?”

“还没。”他摇摇头。

“既然还没,公子又为何会在此时要纳我为妾?未成亲便纳妾,公子如何跟你那未成亲的妻子交代?”她不解的皱眉。

慕容原野回道:“我原来的婚配对象已由我奶奶退了婚,她老人家另外安排了一门亲事,日子已经看好了,就在三个月后;只要你同意,我会先登门拜访你父母,三个月后,我再派人接你进门。”

她终于回到重点了,倪羽裳凝眸瞅着他,心好痛好痛,“为什么要退婚?你原来的婚配对象犯了什么错?”

“我奶奶说我的未婚妻……家道中落之后成了妓女。”他顿了下,为自己的未婚妻成了妓女而感到颜面无光。

“公子实际了解过吗?你的未婚妻真成了妓女吗?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或许她只是、只是……”

她好想说出自己的苦,可碍于大局,她必须强迫自己住嘴,将苦涩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

倪羽裳过于激动,慕容原野疑惑地注视着她。

知道自己太激动了,倪羽裳赶紧解释这:“我只是同情你的未婚妻,也许她就和我一样迫于无奈,必须抛头露面卖唱维生,并不是真的成了妓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