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繁体版 简体版
格格党 > 悔婚郎君 > 第十章

第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叫她宁可找个真心爱她的男人,两个人平平凡凡、幸幸福福的过一辈子?

那她置他对她的爱于何地?

“离开慕容府。”倪羽裳回道:“我二娘说要谢谢你的款待,谢谢。”

她朝他点了点头,没再抬对看他。

“二娘,你还没吃早饭吧?下人们准备好了,你去用餐吧。”慕容原野有意支开朱凤娘,同时也是在留人。

“我肚子正好饿了,我去吃饭。”朱凤娘自然知道慕容原野的用意。

“二娘,不要吃了,我们该走了。”

倪羽裳要伸手去拉朱凤娘,慕容原野及时拉住她的手,朱凤娘很合作的走回别风院。

“你也饿了吧?”慕容原野盯着她。

“我不饿。”倪羽裳不自在地别过脸去。

“我饿了,陪我吃饭。”语罢,他迳自扶她上马,自己再跳上马背。“我带你去我们慕容府的客栈吃早餐。”

倪羽裳别无他法,只好由着他带她离开慕容府。

来到客栈,慕容原野带她进了间视野良好的包厢,接着就迫不及待的覆上她的唇,热烈的吻着。

倪羽裳轻推开他,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们不可以再这样了。”

“为什么不可以?”慕容原野皱眉。

“你就要和李姑娘成亲,我必须离开。”

“离开?你不能离开。”

“我为什么不能离开?你已经知道我不是你们慕容府的丫鬟,你没权力限制我的行动。”倪羽裳瞪着他。

“你是我的未婚妻。”

“你另外有婚配的对象了。”她顿了下,“不要再说要我当妾的话,我不想当妾、我只想……”

“找个真心爱你的男人,两个人平平凡凡、幸幸福福的过一辈子?”慕容原野打断她的话。

咦?他怎么会知道她的想法?

倪羽裳疑惑的瞅着慕容原野。

慕容原野朝他俊魅一笑,“不巧,你要找的那个男人正是在下我。”

“不是你,你并不爱我。”倪羽裳摇摇头。

慕容原野将唇凑到她唇边。“我爱你,我不认为你没感觉;而我也肯定你爱我,我们是彼此相爱的。”

“那又如何?婚已经退了。”倪羽裳绝望在道:“我还是会走,没理由毁了人家李姑娘的一生。”

她说的事实也是慕容原野最头大的问题。

李府并没有错,他们若不愿意退婚,而慕容原野也没有条件可以和李府谈,那他就只能如期完婚,也知道此举将留不住倪羽裳。

没办法了,他不得不当一次小人。

慕容原野从怀里拿出倪羽裳的卖身契,朝她邪气地一笑,说道:“你现在是我的,怎么走?”

倪羽裳看着那张卖身契,膛目结舌。

她无法相信他竟拿着她的卖身契限制她的自由!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他这个无赖!

“你现在知道自己是我慕容原野的人,我要你怎么样就得怎么样,不准反抗,不准有异议。”

“慕容原野!”倪羽裳怒喊:“我……好,我认了!我当你一辈子的丫鬟,这样总可以了吧?”

“可以。”慕容原野噙着魅笑,满意的点点头。

慕容府出了一个大牌丫鬟,什么事都不用做,只要弹琴唱曲陪下棋、吟诗作对兼谈天,就教慕容老夫人疼、慕容原野宠了。

慕容原野的婚期一天一天的接近,他和倪羽裳之间暧昧的关系也成了公开的秘密,偏偏又明朗不起来。

此刻,慕容原野正命令倪羽裳上床,接着命令她帮自己褪去衣服,再威胁她不得违抗自己。

早在他拿出卖身契那天,他就不再克制自己的要了她。

他低头细细的吻着她,同时褪去她的衣服,在她耳边轻唤着他的呢儿,将两人的情欲撩拨到最高点。

平常,他和大家一样喊她羽裳,私底下耳鬓厮磨时,他会喊她泥儿,至于霓裳那个曾在妓院里用过的名字,将永远被埋葬在过去。

“泥儿、泥儿。”慕容原野低喃着,下半身也蠢蠢欲动。

“等一下。”倪羽裳阻止他。“不知道二娘有没有替我准备避胎药,我得去看一下。”语罢,她随即起身。

她和慕容原野的关系不清不楚,她不能怀孕。

“你就这么不想要我的孩子?”

慕容原野看着她喝避胎药,都快看不下去了。

“不是不想要,是不能要,我得顾虑李姑娘的感受。”

为了顾虑李茵茵的感受,她连进慕容原野的房都偷偷摸摸的,这也是为什么得由朱凤娘替她准备避胎药的原因。

慕容原野无奈的往床一躺,默许她去看看朱凤娘准备避胎药了没。

倪羽裳在他唇上一吻,“我马上回来。”

就在她要掀开床幔的刹那,房间的门倏地被推开,进来的是李茵茵。

倪羽裳一见,连忙缩到床角躲起来;慕容原野则立刻起身,抓过一旁的外衣披上,掀开床幔。

“你进来都不敲门的?”慕容原野语气微愠。

李茵茵直接表明来意,“泥儿,我知道你在这里,不用躲了。我跟你认输了,我没办法抓住原野的心,看在你顾虑到我立场的份上,我同意退婚。”

倪羽裳掀开床幔,走了出来。“可这样你的一生可能会毁了!李姑娘,我、我很抱歉,我以后会少和大少爷在一起。”

这笨女人在说什么?

慕容原野立刻开口说道:“我和羽裳相爱,谢谢你愿意成全,我知道你有条件,说吧。”

他最近很积极的在探查李府的动静,他不会真让倪羽裳没名没份、不清不楚的跟他一辈子。

“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你得跟我们李府签下十年的合作契约。”李茵茵直视着慕容原野。

“十年?”慕容原野看了倪羽裳一眼,搂她入怀。“跟终生幸福相比,十年划得来。”

“那你们继续吧,我们明天签合约,签完我就打道回府。”语罢,李茵茵转身离去。

李茵茵离去后,两个人高兴的相拥在一起,而朱凤娘也正好在此刻端着避胎药进门。

“避胎药煮好了。”她的口气颇为不悦。“老是喝这种药,喝久会不孕的,我哪天看不下去,就改煮补胎药,看你们能奈我何?”

“二娘,以后不要再煮避胎药,李茵茵成全我们了。”倪羽裳开心的说道。

“真的啊?”朱凤娘一听,马上把药往门外一倒。

“二娘,婚事如期举行,明早就帮羽裳做新的凤冠霞帔。”慕容原野说道:“现在……晚安。”

朱凤娘当然知道慕容原野迫不及待要缠绵了,她边走向门口边说道:“不只要做凤冠霞帔,我告诉你,明天先敲我的房门来提亲!”

啊,终于给她盼到当丈母娘了,她不端端架子怎么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